中国校园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一本用生命换来的焊工证伤感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时间: 2020-11-28

我所写的故事,是我切身经历的事,也是我最痛的记忆,我把它写出来给人们看,这是第一次写文字,害怕,不会写成什么。

一个刚满20的女孩,本应带着花季般的笑容畅游在大学校园中,幻想一切美好事物,却因为家庭环境造就了多愁善感的她,时刻为不知名的事担忧着,曾几时她留给别人的一直是开心快乐的笑容,尽管那笑容并不那么赏心悦目,不知从何时起眼中常带忧伤泪水,偶尔的笑容,让人觉得苦涩心疼,这是我。

周敏,1997年元旦节生于四川一个偏远民族自治县的乡村中,家中排行老二,祖辈都是农民。今日所写是14岁那年发生的大事,其他不做多余介绍,此后有机会另行写出。

2011年临近中秋,初三的学生还是稍许有些忙碌,晨起撺着100块钱就出门上学去了,这是一段时间的生活费,自从搬了新学校就不回家吃午饭了,在街上解决,前两天买了新衣服,天气还不是很冷,衣服些许厚了,让她觉得不舒服,中午铃声响,吃午饭去了,一摸兜里撺着的钱不在了,饭也吃不成,也没心情再吃饭,怏怏不乐走回学校,泪水停过,自责,回想到底掉哪里的钱,下午的课程自然没有心情听讲,熬到放学,像个丢了魂的人,回家的路仿佛变得很长,走到屋门前的亲戚家屋外那条泥土路,被人叫住了,回头看,是远房表妹,正想继续走,听见嘴里说出:有人说你大爷出事了,让我通知你。追问她怎么回事,也回答得上句不接下句,莫名其妙,我大伯在浙江呢,能出什么事,却在心中留下个疑问,为何偏偏要让人通知我,走到亲戚坝子里,看见奶奶蹲在地上缓缓站了起来,眼睛里面全是眼泪,而接下来嘴里说出的话瞬间将我击倒在地,敏敏,你被车压死了,怎么回事,倒在地上的我被人扶起来,直到这么多年过去,那一刻的悲伤还是在心里留下深刻印记,没长春治疗癫痫哪里较好有人回答我发生了什么,让一个年纪轻轻,36岁不到,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和老母亲的顶梁柱突然离开,没有任何事先征兆,躺在床上号啕大哭,能哭出来也是好的,脑海里回忆起曾经与舅舅一起的日子,小时候去到他家就像没长脚的孩子,永远被他抱不够,他的怀抱比父亲的怀抱更温暖,父亲从小不爱抱我哥哥,总是严肃的表情,让人敬而远之,他还给我取了一个小绰号,lang波儿,意为很瘦很小,营养不好吧,在他家中我总是可以很任性,不吃饭,居然用5块钱哄我吃饭,那时候5毛钱都是巨款,可我依然不为所动,过年的时候上坟,外公和祖婆早些年去世,每次他都会拉着我带着祭品挨着祭奠完然后我就和他一大一小在坟前把东西吃完回家,后来他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对我的爱却从来没有减少,如果他对我不那么好,或许他的离开我并不会难过得纠缠我这么多年依然忘不了那些关爱,那温暖的怀抱,

去到街上坐车去家,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出事的,想过他是上班途中,或者回家途中,却惟独不知道是为了一本焊工证的途中,车子停在外婆家门口,冷清,没人味,是我的感觉,该与心情有关,前天我还给外婆送药了,家中没人,门口坐着舅婆还有我不认识的老太太,从他们口中我知道了出事地点,出事原因,我不顾他们的呼喊哭着跑出去,要跑到那个很远的地方去看我永远留在那里的亲人,要去寻找那个怀抱,跑了一段距离,看到了远房大舅家,大外公背上背着小孩,我知道那是我那个两岁多的小表妹,途中遇到赶去出事地点的远房四舅还有爷爷,上了车,仿佛成了哑巴的我,口中一句话说不出,只想快点,在还有段距离的地方,路上停满了车辆,堵车,那是一段上坡路,走得让人很累,中国人凑热闹的心思可到处能见,我知道人群密集的中间必然就是他了,可真正走近的时候心里才明白什么叫恐惧绝望,一张长长的白布,看着地上的舅妈外婆头发散乱脑外伤后癫痫症状着,已经哭不出声了,我企盼着一定是搞错了,大家肯定跟我开玩笑的,舅舅还许诺我考上高中要给我奖励呢,他还想要在县城里面存钱买房呢,爷爷不顾我的悲伤抽泣揭开了白布,安详宁静得如同睡着一般,我看到了他大拇指指甲上的那道从小印象深刻的伤疤,我确定那是我舅舅,是前两天我陪同学去他舅舅家经过我舅舅住处却没有进去见他一面的舅舅,是暑假去眉山之后回峨边给我们做饭吃的舅舅,是我们一起去老房子掰包谷还捡着了野鸡蛋的舅舅,是那个每年外婆生日都会给外婆过生的舅舅,是从小宠着我,对我妈妈好,对我们家好,对所有人都那么好的舅舅,为什么老天总是那么不公平,那些做坏事,害人的人却可以活得好好的,相反,那些处处为别人好的人却丢下了他最爱的子女还有母亲离开了,我不知道他当时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天渐渐暗了,亲戚考虑到我年幼,把我送回了外婆家,此刻父母还远在浙江,身份证找不到,没法买飞机票,只坐到了汽车,姨妈一家远在北京,他们已经坐上了飞机,滴答滴答,深夜,公路上传来了鞭炮声,知道怎么回事的,在外意外死亡的人死后无法进入家中,会给家里带来灾难,我一直无法理解这个说法,为什么他付出一切造就的家,却在他死后抛弃他,门外搭建的临时棚屋就是他最后入土前的归宿,姨妈回到家的那一刻,其实我是很开心的,想要趴在她怀中感受一丝亲人的温暖,曾经我把她当作我的母亲一样,事实不是那样,从小到大没有熬过夜的我,在那几天第一次熬了夜,农村都会请道士为死去的人做法事,某些事需要孝子完成,弟妹太小,哥哥还在上课,所有的事情落在我身上,像只木偶一样听着道士念听不懂的话语,每天都给舅舅烧纸钱,希望他去那边能够过好些,本以为这样让他安心走的,却不想出了些问题,法医验尸,开棺那天我一直在那儿盯着,解开寿衣身上浮现出之前没有的两道车轮印记,我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是什么样的痛苦带走了他,有人运城癫痫临床治疗方法说害怕他想念他的儿女,提议把他儿女穿的衣服剪个碎片带走,这时照做了,我在棺前烧纸,对大人讲起闻着有味道,没人信我,到最后下葬那天早上,听说爸妈已经到了,在别家休息的我衣服没穿好就跑出了门,见到母亲那一刻,梦中那个温暖的怀抱找到了,下葬出门前会让亲人见最后一面,揭开蒙在尸体脸上的黄纸,我此生再也忘记不了的画面,冰板没有安装好,天气还稍许有着炎热,导致尸体腐烂了许多,青黑色的脸,凹陷的眼窝,这就是他留给我们最后的一面,墓地在很远的地方,抬棺人都累惨了,最后还有一个坡度很大的地方,所有人都使劲也没法抬上去,道士先生让我们这些孝子喊他,眼泪混杂着各种呼喊声,也许他听见了,一切做好以后,我们原路返回,不能回头,一路得呼喊着让他跟着我们回家,下午的时候,亲人围在一起,两岁的小妹拿着扫帚扫地,让所有人眼泪止不住,尘埃落定,心中已经没有知觉,不知这些事会影响到未来的我,后事处理好了,正事出来了,这时我才知道他为何会在一条不经常去的路上离开,一本焊工证,让他从上班的地方回到老家,没有骑自己的摩托车,我常在想如果那天他自己骑车就不会发生意外,如果那天大舅拉住了他,没让他跟别人一起走,也不会发生意外,甚至在半途他没有因为喝酒上了个厕所,那么就算发生意外,死去的人也不会是他,命运往往这样,外婆念叨着自己可能活不长了,会出事,常生病,万不想命运婉转开了全世界最大的玩笑,不相信鬼神的我,在舅舅头七那天却相信了,地上灰土上留下了他常穿的鞋子印记,可那鞋明已经烧掉,地上有水滴印记,说是他的泪水,我信,人们常说死去的人开始不知自己已经离去,头七回到家中,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真相大白,伤心欲绝,会在屋中最后走一遍,抹一把锅底灰把脸抹黑,离开了,地上灰中留下的印记是他的来世,是猫是狗是人,全凭命,十几天后,送来了他心心念念的焊工证,他只是想用那陕西好的癫痫病医院?本薄纸多挣一点钱,咿呀说话的小妹看着上面的照片,嘴里喊着爸爸,喜欢女孩的舅舅在有了他自己的女儿那些日子,时刻念叨着他的幺女,他走后,外婆的日子,弟妹的日子终将走入磨难。

不懂生死离别的我,14岁这年真正痛心了一次,3岁那年外公的离世,记忆犹新,年幼却不知生死,且大人善意的谎言,追问外公下落的时候,得到的答案都是外公去挣钱给你买饼子了,我一直都会跟别人说我外公会回来的,年龄的增长不是件好事,意味着懂的越多,承受的越多,我知道了那天晚上最后一声外公意味着永别,知道他最后递给我的那块饼是我今生再也吃不到的美味幸福,知道母亲那夜为何哭的伤心欲绝,知道为何那年以后再也没有吃过最好吃的蛋炒饭,知道那天晚上的大塌方原是因为祭奠一个人的离去。

这些年该是看淡生死,街上的老人,年轻人死去了很多个,病死的,意外的,上一刻从你身旁经过的人,不知为何在下一个路口离去了,该是人的命运如何,偌大的世间,人们渺小的如同一粒尘埃,小风小浪亦夺人性命,我开始害怕,充满恐惧,死亡时刻威胁着我,威胁着我身旁的亲人朋友,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没有勇气去接受离去的痛苦,那就自己先离去,父母的面容浮现脑海,自己承受不了的事情如何叫他们承受,爷爷奶奶颤抖的步伐,爸爸妈妈渐多的白发,意味着终有一日他们会离我而去,世事又难料,谁都不能保证自己安然活到下一秒,死神时刻跟着你,我开始放松心态,让自己去接受顺其自然发展的事物,不管是否恰巧变得合我心意,老天总是爱跟你开个玩笑,越表现珍贵的东西,他跟个顽皮的孩童抢去不还给你,你让他看不出你的心思,就不再有兴趣与你玩闹,找别个去施展他的顽皮。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grzk.com  中国校园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