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校园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我的合租情人 第024章 女警霸王花 -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时间: 2021-03-03

  休息室,让张兮兮整的挺整洁的,倒是大大出乎了贾思邈的意料之外。他是真有些累了,这几天折腾的,倒头便睡。

  张兮兮问道:“子瑜,跟我说说,贾哥是怎么把这些花儿卖掉的?”

  唐子瑜的心思却不在这儿,跟着反问道:“兮兮,你是说……这些花儿是拿去卖的?”

  “废话,不是去卖的,难道还能是去送情人的?”

  当下,张兮兮就将她和贾思邈怎么将店铺搞下来的事情说了一下,这些鲜花是何润喜之前的鲜花店剩下来的,就算是降价也要处理掉。真的没有想到,贾哥这么有本事,竟然一下子卖掉了两篮子鲜花。

  “子瑜,你怎么了?怎么感觉你有些不太对劲儿呢?”

  “没,没什么。这么说,你和贾哥的店铺后天就能开张了?”

  唐子瑜的脸蛋红扑扑的,真是又羞又窘,感情自己是误解了贾思邈的意思。他也真是的,你说你去卖花,就卖花呗?干嘛还非要说什么“我想……”,害得自己以为是怎么回事似的。同时,她也暗暗庆幸,幸亏是没有说穿啊,否则,这小脸蛋儿还往哪儿搁。

  张兮兮笑道:“对,我和贾哥的店铺后天就开张了,你和君傲可要过来啊。”

  “那是必须地,我是肯定要过来的,就是不知道君傲有没有时间。”

  “她呀?管她有没有时间呢,反正是要过来。”

  “那,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沈君傲是北城区公安分局的刑警,学府路这片儿是归西城区公安分局管辖。沿江路和广场北路、广场南路、火车站等等,市内的几条主要干道都要归北城区公安分局管辖。这也是为什么,沈君傲和其他干警在巡逻的时候,很少来贾思邈和张兮兮这南昌癫痫医院哪家有名 儿的原因。各有各的管辖范围,她也没有精力去学府路,算是踩过界了。

  广场、火车站,这都是丢东西的频发地段,沈君傲一心想着半点儿大案、要案的,可没天都少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除了丢东西,就是丢东西,偶尔就是打架,她还没等抓人呢,人家已经派人顶缸进来了。

  等到她要抓主犯,分局局长杨金贵却将她给叫住了,世上有太多的不平事,你一个人还能管的多来呀?有些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是社会的潜规则。

  沈君傲就不明白了,他们犯案了,而自己是刑警,抓他们怎么就有错了?如果真的都是置之不理的,她就觉得,对不起她的这身军装了。

  看着手下的爱将,杨金贵叹声道:“小沈,我理解你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点?你跟的人对着干,有能起到什么效果吗?要是把他们给惹毛了,他们反而会变本加厉,干出什么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的事情来。”

  沈君傲道:“我才不管那些,我就知道,见到坏人了,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两者是不可能掺和到一起去的。

  这丫头,骨子里面也是太坚韧了些,就像是青松一样,宁折不弯。这种性格,在社会上,迟早会吃亏的。其实,杨金贵是很沈君傲的,他也曾经像她那样,敢打敢拼,至今在他的办公桌上,还有一句格言:我不能改变整个世界,我就改变我自己。

  是,他自己是改变了,越往上爬,胆子就越小,身上的那些棱角,都让社会给磨光了。望着沈君傲的背影,杨金贵的心情十分复杂,看到她,仿佛看到了自己从前的影子,真心希望她不会像自己这样。可在这社会中,做一个真正的自己,不容易啊。

  从分局中出来,沈君傲按照惯例,和两个刑警大湖北宜昌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张和老李,驾驶着警车,沿街巡逻。等车子行驶到火车站一带的时候,就听到了几声尖叫,有两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正在把一个小姑娘,往酒吧中拽。

  有情况!三个人合作久了,立即跳下车冲了进去。

  离老远,大张就喊道:“住手。”

  而沈君傲才不管那么多,趁着那两个青年愣神的刹那,上去就是一脚,将其中的一个人给踹翻了,然后又扑向了另外的一个青年。那青年拔出了一把弹簧刀,一声不吭,拔刀就捅。沈君傲往旁边一闪身,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猛地一拧,直接将他的胳膊给倒扣了过来。

  然后,她的膝盖撞在他的后背上,直接将他给按倒在地上。咔咔!用手铐,将这两个青年给铐上了,大声道:“大张,老李,交给你们了。”

  大张和老李暗自苦笑,这丫头永远是这么凌厉、暴力。

  这小姑娘头发凌乱,衣服也被撕破了好几处,脸上有几处淤青,一看就知道是遭遇到了暴力侵害。她看着沈君傲和大张、老李等人的眼神躲躲闪闪的,很是畏惧和惶恐。

  沈君傲道:“小妹妹,不要害怕,我们是警察。”

  我们是警察!

  这五个字,让那小姑娘好像是缓过神来了,待到看清楚沈君傲等人身上的警服,非但是没有镇定下来,反而更是害怕了,往后连连退着脚步,惶恐道:“不要再把我送到那里去,不要再把我送到那里去。”

  “送到那里去?”

  一愣,沈君傲问道:“小妹妹,你不要害怕,我是警察,我也是女人,是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

  同样是女人,这小姑娘盯着沈君傲看了看,终于是扑入了她的怀中,哭着道:“姐姐,你救救我吧,我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去沈阳比较大的癫痫医院了。”

  “哪个地方呀?”

  “水云间酒吧。”

  他们现在,就在距离水云间酒吧不远的地方,在街道上,还能够听到从酒吧内传来的咚咚嗨曲。对于这家水云间酒吧,沈君傲等人之前就接到过线报,说是在酒吧内,有人把社会上的那些小姑娘拐骗过来,干些非法的勾当。只可惜,他们出警了几次,都没有什么收获。

  这回,终于是找到了一个证人。

  可能是见沈君傲是女人,身上又有股子浩然正气,她就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她是单亲家庭,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就在社会上混了。通过朋友介绍,来水云间酒吧中上班,当服务生。当天晚上,她就被几个男人给凌辱了。

  从这往后,她就是坠入了魔窟中,走到哪儿都有人控制着,还给拍摄了裸照。如果说,她要是敢报警,或者是怎么样,他们就把这些照片发布到网上去。同时,他们又把她家人地址给摸清楚了,以家人的性命相要挟,小姑娘只能是就范了。

  每天都是这样遭受到蹂躏,她终于是忍不住了。以上厕所为由,爬窗跑了出来。谁想到,刚刚跑出酒吧,就让人给追上了。

  沈君傲等人,恰好是看到的这一幕。

  沈君傲相当悲愤,问道:“里面还有多少像你这样的受害者?你知道她们藏身在什么地方吗?”

  “她们有十几个人,藏在四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那房间中有隔层,把一个大衣柜门打开,还有一个暗室,我们就呆在那暗室中。我之前逃出来一次,报警了,却让……让一个警察叔叔又把我给送回到酒吧中去了。”

  “什么?你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吗?”

  “不知道,我当时好害怕,连相貌都不记得了。”

北京癫痫的专业医院

  “没事了,你先坐到警车上去,等会儿我们就送你回家。”

  那两个青年也都没放过,全都给敲晕了,丢到了警车上。

  沈君傲快速脱掉了警服,换了件长款的外套,怒道:“这是一群禽兽,我们要把这些人渣都绳之以法。”

  大张道:“小沈,只有我们几个人,能行吗?还是给局长打电话,让他派人手来支援吧?”

  沈君傲摇头道:“不要,你还记得刚才那个小姑娘说的话吗?这一片儿拨打110报警,都是我们北城区的分局来出警,这说明我们分局内有人跟这酒吧的老板是一伙儿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人是谁,要是跟局长请求支援,很有可能打草惊蛇。”

  老李沉声道:“我们三个人行动,实在太冒险了。我听说,这家酒吧的幕后大老板是南江秦家,别说是我们了,就是我们杨局,也动不了人家。”

  秦家在南江市是根深蒂固的,秦家老爷子秦烨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他的儿子秦守国是南江市警备区的参谋长,相当有权势。而秦家的第三代,就是秦破军,跟商家的商甲舟,霍家的霍恩觉,是南江新一代的后起之秀,绝对是招惹不起的。

  大张吓了一跳,失声道:“我还真没听说啊,水云间酒吧的幕后大老板是南江秦家?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grzk.com  中国校园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