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校园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八月八号_散文网

来源:中国校园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走出市中心医院的大门,梁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长地咽喉灼热肿痛、吞咽困难。使他老担心有什么肿瘤作祟,此次通过核磁振检查,排除了肿瘤迹象,只是慢性咽炎而已,医生说,平时只要戒烟戒酒,控制刺激性食物,再配合药物的治疗,一切症状就会好转。

梁才异常轻松,他掏出手机想给人打个电话,表达一下心情,正要按键,手机铃声却响了。

电话是表弟吴兴宇打来的,表弟说,他近段时间正和几位同学筹划一个同学联谊会。他们打算把上世纪八一届高三毕业的同班同学召集到一起搞一个联欢活动。这次活动的发起者和重要组织者是谭骁。目前是市国税局局长,刚上任三个月。为筹划这次联谊会谭骁花费了很大精力,据说目前他已成功联系到二十七位同学。最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把当年的班主任,目前住在省城业已退休的张教授搬动了。聚会地点定在市发展大道上的亚东宾馆,时间就在明天,也就是八月八号。

挂断电话,梁才心里是思潮起伏。是啊!八一届的同班同学共有四十多位,高考之后,有的上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各个单位,有的归隐农村,成了普通人,有的进入国企,当了老大哥,也有的从戎,奔赴在祖国的边疆……

世事沧桑,三十年了,人世间不知道又发生了多少变化,当年的同班同学现在过得怎么样?除了表弟吴兴宇和本镇户口的几位同学和还保持着联系,其他的他还真的是一无所知。

这三十年来,梁才一直过着默默无闻的,八一年高考落榜,梁才就一直在家务农,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龙坪乡教育站聘为代课教师,因梁才非常出色,一直以来深受在校师生的好评,后来经上级教育部门的层层考核,终于被正式转为公办教师,此后一直在龙坪镇初级中学教书。由于职业的关系,再加上性格内向,梁才的交际圈并不广,除了在校师生知道他是一位好老师,在社会外界他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网:www.san北京病的治疗哪家医院癫痫治的好wen.net )

在旅途中,梁才觉得自己远不如表弟吴兴宇,兴宇和他同年参加高考,也是榜上无名,但此人神通广大,先是通过关系进入一家化肥厂搞销售,之后又涉足烟草公司、旅游局等部门。近十年来,经过一翻摸爬滚打,兴宇已是市太平洋保险公司的一名副总,名车美宅,宠儿娇妻,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过了好一阵梁才才从遐想中回过神来,他想了想,又给兴宇拨了一个电话:“既然你们闹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呢,我还没有思想准备呢!”

兴宇说:“这可怪不得我,这次组织者是以谭骁为首的周俊堂、冯丹、蒋兴东等人,不瞒你说,我也是半过月前才得到通知的,若不是我提供你的信息,他们早把你忘了,你应该我才对,实话跟你说,此次联谊上的二十几位同学个个都是社会上的精英人物,在政界、商界、文艺界都是佼佼者,你这次来参加这个联谊会,一方面你可以和老同学们见见面,重温旧情,二方面你可以为你的子女将来就业铺铺路,打点基础,古话说的好,朝中有人好作官嘛!梁才兄,你可千万别错过这次机会,现在不正是放暑假吗?你在家也是闲着,明天你就早点赶车过来吧!”

梁才笑了笑:“兴宇啊!跟你说实话,我现在就在市中心医院门口呢!”

“梁才哥,你到了家门口咋不打个招呼呢?你真是太见外了,你现在就等着,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

不到十分钟,兴宇就驱车来到医院门口,把梁才接走了。

住在兴宇家中,看着室内的高档家俱、时尚电器,金碧辉煌的室内装璜,梁才啧啧赞叹不已。

吃过午饭,兴宇提议想到亚东宾馆去看一看,了解一下会场的布置情况以及明天的会议安排流程,据说谭骁、冯丹、周俊堂、蒋兴东等人为筹划这次聚会已经在宾馆住了好几天,梁才觉得呆在屋内挺无聊,同意出去转一转。

亚东宾馆是市区里一座四星级宾馆,生意十分红火,名流商贾,政界要员常汇聚于癫痫该怎么样治疗好此,单看一侧的停车场,名车密密麻麻,依序排列,就足见其气势恢弘。

进入宾馆会议接待室,谭骁等人正围坐在桌前商讨着什么,见到兴宇两人进来,众人忙起身相迎,梁才因长期蜗居在一个偏远小镇,与外界鲜有接触,故与谭骁等一般老同学面孔上都有些陌生了,还是蒋兴东记性好,稍稍打量了一下,就认出了梁才。当年在校时,两人曾是同桌挚友哩!

从交谈中得知,冯丹现在是市城建局办公室主任,周俊堂是某县县交警大队大队长,当年的同桌蒋兴东于太原市开发房地产,身价过亿,于去年已被推举为市人大代表。

当谈到自己的身世处境,梁才十分羞愧,上有年老体弱的老父老母,下有大学在读的一对儿女,妻子一无工作,二无手艺,但凭养猪种地维持生计,又加上今年学校集资买房,梁才已是债台高筑,身心交瘁,五十岁刚出头,就俨然一个白头老翁了。

众人对梁才的境遇深表关切,一致表示,梁才将来如遇到什么困难,一定鼎力相助,特别是在子女将来的就业方面,他们将尽可能地提供一切便利条件。

当晚由蒋兴东作东,在宾馆吃了一顿晚餐,在餐桌上,梁才一脸窘相,因为他从未吃过如此的丰盛大餐,有些海味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下箸,还亏表弟在一旁指点他,一边说些趣话替他解围,饭局结束,蒋兴东到吧台付帐,听到收银小姐一报数:2400元!梁才吓了一跳,这一顿饭可是他一个月的薪水啊!

饭后,众人趁着酒兴要玩几圈麻将,切磋一下牌技,梁才不擅此术在一旁干瞪眼,于是找了个借口,说要出去到泰和广场遛遛。众人心思都在牌局上,头也没抬,叫梁才一切自便。

梁才出了宾馆拦了一辆出租车,径直找了个便宜的小旅馆住了下来。

痛痛快快冲了个凉水澡,梁才一头倒在床上,他关上手机。他觉得心情很乱,他努力地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梁才真不明白,分别了三十年的同班同学突然于某一天汇聚一堂,把手言欢,癫痫如何预防发作直抒胸臆,那是人生之中一件多么,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但他就是高兴不起来。

说内心话,梁才年届五十,已是知天命的年龄,人生的风风雨,起起落落他经历得太多,虽说谈不上看破红尘,大彻大悟。但他也从没有把名利当作自己的人生追求。

他深深感到,这一次联谊会已不是原汁原味的同学聚会,这里面没有朴素的,没有掏心掏肺的同学情怀,这里有的是炫耀、显摆、攀附、笼络、利用,每个聚会者都怀揣着个人的目的。

梁才暗自决定,退出这场联谊会,退出这场游戏,而且他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得到组织者的真心邀请,他的临时加入,充其量是一个后台上的看客而已。

这个晚上,梁才在失眠中度过。

第二天一早,梁才就搭上一辆返程的大巴车,登车之前,他给兴宇打了一个电话表明自己不参加联谊会了,他要回家。但他想请兴宇帮忙办好两件事,一是请他给自己留一张此次联谊会的实录光盘,二是务必打听一下班主任张教授的联系电话,吴兴宇刚要问这是为什么。梁才已挂断电话并摁上关机键。

梁才刚在车上坐定,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你好啊!老梁”。梁才扭头一看,原来是几年未见的老同学董文浩。

每次见到董文浩,梁才便泛发万千感慨,那真是人生无常,命不由人啊!

文浩曾是梁才、谭骁等一班同学的老班长,学习成绩优异,很有组织才干,但文浩没能参加高考。他在高考前半个月因搭乘一辆拖拉机而发生车祸导致两根肋骨折断,踝关节粉碎性骨折,由于当时医疗条件较差,再加上治疗不及时,文浩的伤腿没有取得好的疗效,半年过后,文浩还落下了残疾,走路一拐一拐的,人称“董瘸子”,很显然,由于伤病文浩当年放弃了高考。

第二年,文浩以补习生的身份再度入校,准备重新高考,但一场变故又让文浩的搁浅,因为得了尿毒症,几个月后,不治身亡,文浩又不得不中断学业。

此后,董文浩曾找到多家长春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国营企业,凭着自己的才干想找一份工作,但都因为腿有残疾、形象欠佳而被拒之门外,还好文浩在乡下颇有人缘,口碑较好,在村里的换届选举中他被父老乡亲们推选为村长,后来又被上级部门指定为村党支部书记,而且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梁才住龙坪镇,董文浩居永乐乡,两地相距约六十公里,应该说两人相见的机会不多,但是有一年,文浩曾将女儿转学到梁才所在的班级读书,故此两人交往颇多,只是近两年未曾走动,但还是保持着电话上的联系。

异地他乡遇知音,梁才自然喜出望外,经询问得知此次文浩进城是去探视一下在市区里刚安家的大女儿。梁才说起此次联谊会的事,问文浩得到谭骁等人的通知没有,文浩一脸诧异,连连摇头,说他并不知情。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了一会,文浩笑了笑:“老梁啊,自古以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想想,咱们什么身份?与别人不搭界呀!认命吧!我的梁老师。”

车子行驶永乐乡,文浩要挽留梁才到家中小住一日,梁才还要推辞,文浩说“今天是八月八号,不正是这次同学联谊会的大好日子吗?他们可以乐,咱哥俩就不可以好好乐一乐吗?”梁才手指文浩,连声道:“此言有理,此言有理!”

董文浩的家座落在青山绿水之中,空气清新,环境幽雅,梁才在文浩家中受到农家乐式的热情款待。

丰盛的午餐桌上,摆着一砂锅香喷喷的土鸡肉,刚从小河里打捞上来的小鱼儿经过清炖散发出诱人的清香,盘中的时令蔬菜大多都是刚从田野中采摘而来,兀自泛发着碧绿的光泽。

两人一边品尝着可口的饭菜,一边畅谈起当年在校时的逸闻趣事,爽朗的笑声在庭院中久久回荡着。

此时此刻,他们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忘记了人生当中的坎坎坷坷,他们尽情徜徉在当年激情的里,追寻着他们那一份朴素的情谊。

八月八号,那天本来就是个好日子!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vgrzk.com  中国校园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